台灣當地超級食材「台灣山藥(台灣懶趴)天然食療法 / Taiwan Local Produce Super Food “Taiwanese Yam (aka. Taiwanese “Lan Pa/ Taiwan Penis”)

台灣當地超級食材「台灣山藥(台灣懶趴)天然食療法 / Taiwan Local Produce Super Food “Taiwanese Yam (aka. Taiwanese “Lan Pa/ Taiwan Penis”)

台灣當地超級食材「台灣山藥(台灣懶趴)天然食療法 / Taiwan Local Produce Super Food “Taiwanese Yam (aka. Taiwanese “Lan Pa/ Taiwan Penis”) ( 中文版向下看 / scroll down for Chinese version) Watch Our […]

曾經的20年-1

曾經的20年-1

曾經的20年-第一章 (一) 結婚二年多,女兒在期盼中誕生,她整日笑口常開,博得親友們的喜愛。 厄運從一歲半開始,洗澡時摸到她右耳下方有點腫,老人家說是火氣大,膏藥 貼了一個禮拜沒消.才趕緊去看醫生。說是唾腺發炎。打針吃藥,過了一個禮 拜,還是老樣子。醫生說要幫她將唾液抽出來,由三個護士抓好,拿起針筒就 直接戳進耳朵下。女兒哭聲震天,卻什麼也抽不到,說是時間拖太久,唾液變 硬了,要用通的,拿起小姆指寬的刀片,直接又戳,還左右搖動。我們痛在心 裡,卻不敢吭氣,結果,還是抽不出任何東西,醫生說不出個道理,我們只好 抱著女兒離開。 (243) 經由介紹去看一位名醫。雖告訴他.之前已有醫師抽過.他仍拿起針筒又 戳患部,還是沒有.他竟然要護士再拿粗一點的針來.結果當然相同,我們儘 管氣到不行,仍勉強擠出笑臉,問醫師該怎麼辦?他頭也不抬的說:「開刀啊 !開起來看看裡面是甚麼東西?現在來安排時間!」我和先生抱著聲嘶力竭的女 兒,嚇得逃出醫院。太離譜了!「開起來看看?」這可是個活生生的人耶! 再找另一個醫師,說是耳下腺發炎。每天早晚打消炎針,三餐一包消炎藥 ,眼看著女兒的耳下已腫成小雞蛋大了。趁著暑假,趕快帶女兒北上,找到M 醫院小兒外科主任。他為人誠懇又熱心,特別安排隔天一早的刀。說:「已經 拖那麼久,臉也變形,動刀是免不了的。乾脆連化驗一次解決。」隔天早上 7:00進開刀房,一個多小時就開好了。回病房後,發現女兒笑起來時,臉歪歪 的。醫師很篤定的說,已經很小心的避開神經,這是剛開完刀後的正常現象, 半年後就好了。3天後,化驗結果是良性脂肪瘤,我們好高興,想著女兒真是遇 到貴人。拆完線,就歡天喜地的回家了。 回來後甚麼也沒做,只相信R醫師說的:「半年就會好。」覺得不對勁後 […]

殘媽小窗—醫院碎語

殘媽小窗—醫院碎語

(作者:殘媽) 殘媽小窗—醫院碎語 每天早上走廊上總會有一位推著助行器的病人,口中反覆的說:「你好!」、「阿姨你好!」、「媽媽喜歡你,好!」、「我很棒,好!」,他一拐一拐,賣力的繞著走廊不停地走,在找尋他的健康。每一個人聽到這位「巡邏病房」的病人總會莞爾而笑,他帶給大家愉快的早晨。 先看殘編YT復健影片: https://youtu.be/RQV_J9KiuKE   走廊上的病患努力扶著護欄做運動,旁邊陪伴的往往是他們的看護 ,台灣人有多麼的辛苦和忙碌,在這裡一覽無疑。家屬陪伴的往往是病況較輕微的病人,我們可以從這些家屬的神情中看到深沉的焦慮,他們都抱著很大的期待,然而沒有人敢肯定這種期待能實現。中風不僅在試煉病人,更在試煉家屬。 我看到一位二度中風的阿嬤,語言、身體狀況都不理想,完全依賴看護照料,然而她的頭腦卻很清晰,每天不言不語,靜坐在窗邊,撥放台語老歌和日本歌,有時會偷偷擦拭眼淚。她一輩子刻苦養育四個兒女,今日他們有富有的,也有貧窮的。其中一位女兒移民海外,為探望同時中風的父母親,返台三個月,卻不知下次返國時,是否還能見到生養她的父母?阿嬤出院時,我意外聽到她的媳婦和孫女在討論一塊阿公使用過並清洗過的紙尿布要不要再給阿嬤用?看護跟我說阿嬤回到家其實就是在等死,因為沒有任何家人會有耐心與耐力長期照顧她的排泄、清潔和飲食。她的話很尖銳卻很真實。 我也看到一位母親照顧天生腦部受損的兒子,孩子已年過三十,母親頭髮也已花白,還每天陪著兒子學步向前走,她的臉上帶著天使的笑容,見到我總鼓勵我別放棄。 在這裡每一個人都甚少談論自己,但故事都寫在臉上。 殘編在醫院復健(物理制療中) Collaborations or become one of us(邀稿、合作、或加入「時尚高潮的團隊): 賴 (Line)ID: Tinkeebellezza ( 沒有 @,“T”大寫,要傳訊息才看的到哦!) L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