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20年-3

曾經的20年-第三章

先看第一章:https://fashionecstasy.com/曾經的20年-1/

再看第二章:https://fashionecstasy.com/曾經的20年-2/

曾經的20年-第三章
曾經的20年-第三章 (photo By natalylad)

高中考上第一志願,似乎也沒什麼值得高興的,她總是覺得不公平。有一回哭著說:「我做錯了甚麼?真不甘心啊!」我告訴她:「不甘心,你就跟它對抗!你就要戰勝它啊!」除此以外,也說不出甚麼話來。「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這樣的理論,連我都不能說服自己!這些都是在課堂上,告訴學生的大道理啊!是勉勵別人用的,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呢?

高一下,無意中看到報導T醫師,成功接好神經手術的消息,立刻又跟他聯絡。他還記得女兒,說現在醫學更發達,他經驗更豐富了,有更好的方法——。」一放暑假,我們立刻北上找T醫師。經過檢查,他說神經都還在,建議我們做肌肉移植。他會從女兒的大腿切一塊肌肉下來,移植進去臉部—-,我們又住院了。這回只有母女二人,先生得在家照顧兒子。同病房的,是一位宜蘭來的年輕太太,她大部份時間,都背對著我們不說話。陪伴她的,應該是媽媽吧?出去裝熱水時,看到她在走廊盡頭偷偷的拭淚。或許是積壓太久,她幽幽的,對我說出女兒的情形:

那位太太是三度住院開刀,幾個月前還是個幸福的女人。先生事業成功,2個小孩上幼稚園,家庭美滿。因為牙疼,就醫幾次沒治好,醫生要她上大醫院檢查,結果竟然是癌症!因為開刀,臉頰被挖掉一大塊,講話非常不清楚。才出院2個月,癌細胞又復發、擴散到眼睛附近。醫師說,萬不得已,連左眼都得要切除—。媽媽泣不成聲地說:「我女兒很乖,很孝順呢!為什麼得這麼可怕的病呢?為甚麼不讓我代替她呢?我年紀大了,沒關係啊!——」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默默拍拍她肩膀,陪著她掉淚。

隔天一早,我們在開刀房前等報到,當看到一車車坐在輪椅上的病人,陸續被送進開刀房時,真是大大震撼,怎麼感覺是在閱兵呢?一排又一排的輪椅,從我們面前經過。接著是病情較重的病床大隊,一床接一床。天啊 !怎會有這麼多要開刀的病人?病人殷殷的交待後事,親人則是淚眼汪汪、泣不成聲的跟著、——–。我的心一陣抽緊,這是甚麼樣的世界啊?瞠目結舌、感同身受,應該就是那時的寫照吧!我告訴女兒:「要感恩、要惜福,我們沒有生命危險,是充滿希望的,手術後,一定能有更美的人生。」終於輪到女兒,我摟著她在她耳邊輕輕地說:「加油!媽媽在外面等你。」看著她自己走進去,心裡真覺已是好大的福報了。

這回有經驗了,女兒進去後,我進病房看書,跟隔壁床的媽媽聊天。那個太太感覺到我的善意,也用不清楚的發音,敘述著她的病情、關心女兒的情況,彼此是一陣欷歔。下午3點多,居然女兒已在恢復室了。因為動到血管,醫師說必須進加護病房觀察,因此我搬到家屬休息室。小小房間裡,只有六床上下舖,睡在窄窄的硬木板上,翻個身都可能摔下來。進病房探望時,順便在裏面洗澡;刷牙、洗臉、則都在外面公廁。心繫著病人,倒沒人挑剔。除了一天兩次進去探望,大家就在休息室交換心得。一位台中的女老師,想來是這裡的常客,她父親是食道癌,在台中開刀住院2個月後病危,送到這裡近1個月,3個兄妹輪流請假來照顧爸爸。說著說著,她突然哭了,因為父親『已經』可以躺下來睡了。「躺著睡覺」?這不是天經地義嗎?竟然有人要高興的哭泣?平常我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福份還有多少啊?

隔天看女兒時,她的臉變得好腫,也直叫痛。隔壁床的太太幫著說:「剛開完刀當然痛,過兩天就好了。」躺著看報、聽音樂的先生也說:「是啊!是啊!一定要忍耐。」我看他拿著報紙的手指頭好奇怪,只有三指,都短短小小的,腳上也綁滿繃帶。他太太主動告訴我,先生做車床時軋到手,除大姆指外,其餘9個手指頭,都被機器切斷。為了讓手還能有用,就把腳指頭的2、3指切下接到手上。至少以後還能自己吃飯、聽電話—。我聽得手腳都痛起來了,天啊!這是甚麼世界!居然她講得就像在捏黏土一樣,指頭可以這樣切過來、接過去的?平常我們作菜不小心切到手,一點點傷口都要痛半天,他居然被機器切,又被手術刀切這補那的,那會有多痛啊?太太說:「當然囉!你別看他現在悠哉悠哉的。剛動完手術時,即使吃了止痛藥,還是整整哀號了5天呢!」

這半小時中,我真是坐立不安。即使出來後,那3根指頭,彷彿還一直在我眼前晃動,連四肢都總覺得痛著呢。

下午再進去,女兒已清醒些,到浴室提水幫女兒擦澡時,看到醫師正在幫那位「已經能躺下來睡覺」的老先生換藥。那傷口,著實令我倒抽一口氣!從下巴到肚子一整條,寬寬長長的傷痕,白白的顏色顯得突出。聽隔壁太太說,原來那位老先生開了好幾次刀,屁股、大腿、能拿來補肉的部份,都已切下還是不夠!只好切一段腸子出來補———。我拼命深呼吸避免叫出聲,那天晚上,怎樣都睡不安穩。女兒的情形倒還好,除了腫到連眼睛都睜不開有些焦慮外,傷口都還能勉強忍痛。空下來時,就去看那位宜蘭太太。老媽媽偷偷跟我說,她女兒看到我,會露出難得的笑容,也願意聊天,我當然義不容辭多去幾次。

第四天下午,我們站在加護病房外時,突然從裡面發出一聲巨響,大概是打翻東西吧?接著,明明離探病時間還有幾分鐘,門竟然打開了。還來不及反應,一個男病患從裡面跑出來,手上的血,正一滴滴掉在地上。後面追著的,是氣急敗壞的護士小姐。一會兒太太跑來了,哭得好傷心:「你怎麼又這樣?要為我們母子多著想啊! ——–」等到守衛來幫忙抓住他後,才結束這一切。原來這位先生是,大概是連止痛藥都失效了,痛到不想再活。已是第二次自己拔掉點滴,拒絕再住院了。看他應該只有30多歲,怎麼就要放棄生命了?這個地方,還藏有多少血淚的故事呢?
—未完待續—

(**為避免醫院醫師之困擾,以英文字母代替姓氏。)

Collaborations or become one of us(邀稿、合作、或加入「時尚高潮的團隊): 賴 (Line)ID: Tinkeebellezza ( 沒有 @,“T”大寫,要傳訊息才看的到哦!) Line App ID: Tinkeebellezza ( Capital “T,” without @, please send us a message, so we don’t miss you!)  https://line.me/ti/p/Riv8JfyrwU Email: fashionecstasytv@gmail.com 電話/ WhatsApp: (+886) 958771010 追蹤&按讚 / Connect with us: FB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fashionecsta 追蹤: @FashionEcstasy ( I G、 推特) follow: FashionEcstasy (Instagram & Twitter) 還有: @Tanya.fashionecstasy (IG) @HsuTanya (Twitter) Also: @Tanya.fashionecstasy (Instagram) & @HsuTanya (Twitter) Youtube YT訂閱 /  Please subscribe to our Youtube channel: https://www.youtube.com/user/FashionEcstasydotcom?sub_confirmation=1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