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20年-1

曾經的20年-第一章

(一)
結婚二年多,女兒在期盼中誕生,她整日笑口常開,博得親友們的喜愛。
厄運從一歲半開始,洗澡時摸到她右耳下方有點腫,老人家說是火氣大,膏藥
貼了一個禮拜沒消.才趕緊去看醫生。說是唾腺發炎。打針吃藥,過了一個禮
拜,還是老樣子。醫生說要幫她將唾液抽出來,由三個護士抓好,拿起針筒就
直接戳進耳朵下。女兒哭聲震天,卻什麼也抽不到,說是時間拖太久,唾液變
硬了,要用通的,拿起小姆指寬的刀片,直接又戳,還左右搖動。我們痛在心
裡,卻不敢吭氣,結果,還是抽不出任何東西,醫生說不出個道理,我們只好
抱著女兒離開。
(243)
經由介紹去看一位名醫。雖告訴他.之前已有醫師抽過.他仍拿起針筒又
戳患部,還是沒有.他竟然要護士再拿粗一點的針來.結果當然相同,我們儘
管氣到不行,仍勉強擠出笑臉,問醫師該怎麼辦?他頭也不抬的說:「開刀啊
!開起來看看裡面是甚麼東西?現在來安排時間!」我和先生抱著聲嘶力竭的女
兒,嚇得逃出醫院。太離譜了!「開起來看看?」這可是個活生生的人耶!

再找另一個醫師,說是耳下腺發炎。每天早晚打消炎針,三餐一包消炎藥
,眼看著女兒的耳下已腫成小雞蛋大了。趁著暑假,趕快帶女兒北上,找到M
醫院小兒外科主任。他為人誠懇又熱心,特別安排隔天一早的刀。說:「已經
拖那麼久,臉也變形,動刀是免不了的。乾脆連化驗一次解決。」隔天早上
7:00進開刀房,一個多小時就開好了。回病房後,發現女兒笑起來時,臉歪歪
的。醫師很篤定的說,已經很小心的避開神經,這是剛開完刀後的正常現象,
半年後就好了。3天後,化驗結果是良性脂肪瘤,我們好高興,想著女兒真是遇
到貴人。拆完線,就歡天喜地的回家了。
回來後甚麼也沒做,只相信R醫師說的:「半年就會好。」覺得不對勁後
趕快再北上,主任安排肌電圖檢查。在眉上、臉頰、及嘴角旁,各插一根約4-5
公分的針,然後通電觀察神經運動的情形。女兒免不了又是一陣掙扎、哭叫。
做完,醫師雖覺奇怪為何還沒好?但也只交待我們回去做復健。從此,每隔一天
,就帶她去做電療。持續半年後,再利用暑假北上,檢查肌電圖。雖然不捨女
兒如此折騰,但總覺不能放棄機會,結果仍是毫無進展。主任介紹針灸科,要
我們試試看。那時對針灸非常陌生,不過既是醫生的建議,我們就配合吧。承
蒙好友幫忙,暫住在她家。於是開始每天跑醫院的暑期生活。 (261)
那時沒有捷運,每天8:00出門,得換搭兩班公車。掛號後,醫師幫她針灸
,通電10分鐘後拔針。再依同樣的路程回到「家」,已是中午1點多了。雖然
辛苦,卻因心中有那麼一線希望,只好丟下在台南上暑修課的先生。這裡的針
灸科頗為知名,有很多醫師,從世界各地前來學習。小孩子總是比較容易被同
情與吸引。每次女兒扎針時,都會有一群人,在旁邊觀摩。記得其中有一位張
勝昌醫師,從巴西聖保羅回來,應是醫學院剛畢業不久。每次都過來幫忙哄騙
、加油:讚美女兒好勇敢、安慰說只要再扎一針就好了;要不,就扮鬼臉轉移
孩子的注意力;或鼓勵如果乖乖扎完針,就買霜淇淋給她吃—–。唯有看到雪
白的霜淇淋,女兒才破涕為笑。慢慢的享受她的獎品,張醫師也還真買了兩個
月。現在回想起來,素昧平生的他,真是當時身邊最溫暖的一雙手,扶持著我
們母女,走過長長的暑假。張醫師,感謝您!祝福您!

回台南後,好友高醫師學過針灸,願意義務幫女兒扎。一段時間後,我想
:天天出去,總不是辦法,這一定是要長期抗戰的。於是報名針灸班,慢慢的
,我也嘗試著幫她扎。朋友們說:「你實在是好大膽,才學多久就敢下手?」
我說:「人就不能被逼到,一被逼就甚麼都敢了。」扎了一年,又做肌電圖檢
查,雖有進步,卻是不大。主任建議我們去Z醫院看他的學生--T醫師。他剛
從國外學成接神經手術回來。T醫師很親切,他畫圖告訴我們,要從小腿抽一
條神經接到右臉;然後要從左臉,拉一條神經接到右臉——-。神經還可以這樣
拉來接去的啊?我們畢竟知識有限,聽得是迷迷糊糊。跟先生商量後,雖有萬
分心疼,還是決定聽從專家的意見,又簽字開刀了。————
早上11點,女兒被推進開刀房。醫師、護士都說,手術時間會很久,所
以我們先到處走走。地下室有書店、餐飲街,但是心繫著女兒,書也看不下去
。過了2個小時,該夠久了吧?草草吃過飯,趕快上樓去。開刀房前,人來人往
,有車禍的,全身血淋淋,家屬焦急、慌亂的對著電話大吼,要親友立刻過來
,每個人口氣都一樣的急切。只要開刀房門一打開,所有眼光,立刻聚集過來
。被叫到的家屬,像中了特獎般從椅子上跳起來;其他人只能無奈的嘆氣。出
來的,有人手舞足蹈,高興的直唸阿彌陀佛;有後面跟一大群,掩面哭泣的。
這一幕幕場景,不斷的、活生生的,在我們面前交錯演出。在場的親屬像家人
般互相詢問,共同參與著彼此的悲與喜。我心裡百感交集,這裡都是不幸的一
群,可是比起來,我們算好的,至少不必擔心女兒有生命危險,心裡默默的感
謝並祈求老天,可憐可憐這孩子吧!她才5歲,還是甚麼都不懂的小孩,卻已受
了太多的苦了啊。
該吃晚飯了,怕女兒隨時會出來,我們誰也不願意離開開刀房。9點多肚子
有些餓了,先生很快的跑下樓,買幾個麵包,就在開刀房前隨便啃啃。慢慢的
,開刀房前,從人聲鼎沸趨於寂靜,到只剩下幾戶人家,雖臉上滿是焦急憂慮
,卻仍然彼此關懷打氣。11:00,我們居然已經等了12個小時!這種煎熬,只
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坐立難安、七上八下,不知時間是否靜止?懷疑
手術是否失敗?提著血袋,跑進跑出的護士小姐,更加深心裡的不安。先生趕
快再按鈴詢問,答案還是一樣:「還在開。—–顯微手術本來就很久。—–」深
夜1:30了,終於,頭上、臉上、腿上、滿是繃帶的女兒被推出來。雖不懂為何
有那麼多傷口?但看到女兒均匀的呼吸,我們已經不知該謝觀世音菩薩,還是
耶穌基督了?送進病房後,先生跟我已精疲力盡,趁著她麻藥未退,我們也倒
頭就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繼續閱讀:

曾經的20年-第二章https://fashionecstasy.com/曾經的20年-2/

(**為避免醫院醫師之困擾,以英文字母代替姓氏。)

Collaborations or become one of us(邀稿、合作、或加入「時尚高潮的團隊): 賴 (Line)ID: Tinkeebellezza ( 沒有 @,“T”大寫,要傳訊息才看的到哦!) Line App ID: Tinkeebellezza ( Capital “T,” without @, please send us a message, so we don’t miss you!)  https://line.me/ti/p/Riv8JfyrwU Email: fashionecstasytv@gmail.com 電話/ WhatsApp: (+886) 958771010 追蹤&按讚 / Connect with us: FB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fashionecsta 追蹤: @FashionEcstasy ( I G、 推特) follow: FashionEcstasy (Instagram & Twitter) 還有: @Tanya.fashionecstasy (IG) @HsuTanya (Twitter) Also: @Tanya.fashionecstasy (Instagram) & @HsuTanya (Twitter) Youtube YT訂閱 /  Please subscribe to our Youtube channel: https://www.youtube.com/user/FashionEcstasydotcom?sub_confirmation=1

One thought on “曾經的20年-1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