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高潮與獲獎製片家羅傑·謝爾曼 (Roger Sherman) 獨家採訪:關於他的獲獎紀錄片《農民的靈魂》(The Soul of a Farmer)

時尚高潮與獲獎製片家羅傑·謝爾曼 (Roger Sherman) 獨家採訪:關於他的獲獎紀錄片《農民的靈魂》(The Soul of a Farmer)

This post was originally posted in English at the link below / 這篇文章原文為英文,欲看英文版請點以下連結: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Roger Sherman About his Award-winning Documentary, “The Soul of a Farmer

(Chinese translation by Tanya / 中譯:殘編)

羅傑·謝爾曼 (Roger Sherman)的獲獎紀錄片農民的靈魂》( The Soul of a Farmer)將於 2021 年 10 月 19 日起在 Apple TViTunesVimeo 上播放。這部電影敘述長島早期女孩農場的前廚師、現在是農民Patty Gentry ,將她精心挑選的產品推向市場的挑戰。

Roger ShermanFlorentine Films創始人,他的紀錄片獲得了兩項奧斯卡獎提名,一項艾美獎、一項皮博迪獎和一項詹姆斯·比爾德獎。 他之前的一些電影包括《伊甸園》(The Garden of Eden)、《榮譽勳章》(Medal of Honor)、《亞歷山大·考爾德Alexander Calder)》、《The Rhythm of My Soul: Kentucky Roots Music》、《餐廳夢想家The Restaurateur)
》和《尋找以色列美食In Search of Israeli Cuisine)》。

這週,時尚高潮很榮幸有機會與Roger Sherman聊聊有關《The Soul of a Farmer》這部美麗的電影

先看《農民的靈魂》(The Soul of a Farmer)

 預告片:

時尚高潮(問):《The Soul of a Farmer》描述劇中角色 Patty Gentry 身為手工有機農民掙扎。 是什麼讓你接觸她的故事

Roger Sherman(答)

在我們搬到布魯克海文(英語:Brookhaven)–也就是Patty現在的地方之前,我和我和妻子Dorothy Kalins在Patty剛開始耕種的地方附近就有一座小木屋。 當時她與我們之間的距離僅僅相隔一英里遠,我們可說是一見如故。 我們被Patty熱情和開放深深吸引。 她對每一件小事都興奮不已,嘴裡總是掛著: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種植這個……結果一定很驚人。。。」
我們深深愛上了PATTY。 於是我買了一台新攝影機,心想:這就是了! 這正是我想做的,拍一部關於Patty的電影。 我們變成非常親密的好朋友,讓我跟著她拍片。 她甚至還會親自下廚煮飯給我們吃。

時尚高潮(問):
你的紀錄片主要都是以較長的形式表示。 把Patty的故事縮短成 35 分片長鐘對您來說是一件困難的事嗎?

Roger Sherman(答):實際上,這是剛剛好的長度。當我決定寫一部短片時。我曾對自己說:無論電影長度是多長,都只能有一個告誡;在電影節上,短片類通常都在 40 分鐘以內。但除此之外,就順其自然吧。過程中我甚至沒有把「 40 分鐘」的規矩放在心上,我已經深深融入其中,等到我們拍到 35 分鐘,我才意識到「片長」這件事。事實上,在我所有的電影中,我都試圖讓電影主題告訴我它應該是什麼風格。我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

我來自攝影背景。我搬去馬薩諸塞州的阿默斯特住並發現了漢普郡學院Hampshire College。這是一所非常進步的文理學院,我在那開始學習攝影肯.伯恩斯Ken Burns)和我是大學室友。因此,我們在畢業一年後與 巴迪·史佳爾斯(英語:Buddy Squires) 和 Larry Hott 一起成立了一家名為佛羅倫泰影業(英語:Florentine Films)的製作公司。我們一起工作了很多年,後來我們還是想以某種方式在一起。所以決定分開我們的業務,但我們仍都稱自己為佛羅倫泰影業Florentine Films)。我的共同的公司名稱為「 Sherman Films」。

時尚高潮(問):您最初是因為自己對食物的熱情開始的嗎?

Roger Sherman(答):
我對食物認知之甚少,而這僅有的知識也都是從我的妻子 Dorothy Kalins學來的,她創辦了 Saveur 雜誌和 Metropolitan Home 雜誌。 她還剛剛出版了一本名為「The Kitchen Whisperers, Cooking With the Wisdom of Our Friends」的

時尚高潮(問):
Patty每天都必須這麼早起床並努力工作,看起來身心都很吃力。 她是如何管理這種平衡?

Roger Sherman(答):
不是很好。 她很明顯的已經筋疲力盡了。她想親手做這一切。 她覺得這樣會做出更好的蔬菜。 大多數蔬菜,正如 Missy Robinson(布魯克林的廚師餐廳老闆 LiliaMisi)在電影中所說的,一切都是原始而美麗的。 上週末我們去了紐約市的Green Market農夫市集帶回來我不得不洗四次才能洗乾淨的生菜,還有完全沾滿了污垢塵土的胡蘿蔔。 要Patty將這種農產品送出她寧可死,因為她相信農作物必須在品味和外觀上都是漂亮、完美無瑕的。 無論是農產品還是肉類,大多數人並不知道種植的過程背後的辛苦。 我試圖做的基本上是打破一般人對「從農場到餐桌」,也就是「原生態食材」的迷思。 我希望它能吸引想要對這方面了解更多的人。 我們將與農業學校烹飪學校和其他相關地方聯絡。 因為年輕人並不真正知道農夫背後的艱辛

時尚高潮:
這部電影能讓觀眾投入情感,看到主角的內心掙扎

Roger Sherman(回):
Patty令人印象深刻又欽佩的是,她會將每一次挫折都轉化為積極正面的體驗。

時尚高潮(問):
通過 CSA社群支持型農業),您認為這是幫助其他農民在財務上更具可持續性的一種方式嗎?

Roger Sherman(答):
這是一定的。 正如你在電影中看到的,廚師可以善變,所以不一定可靠。 今天他們想要一些東西,可能下一週就改變主意想要別的東西了。 Patty是為了她的一位好朋友廚師特地種了一整塊田,但最後也沒有成功,因為廚師沒有取走農產品CSA會提前付款, 而且他們是抱著感恩和歡喜的心態看待農夫。 他們自己切香草、羅勒和芝麻菜。 所以Patty是以一種美麗的方式為這個社區做出貢獻。

時尚高潮:
我很喜歡你和Isabella Rossellini演員/活動家Patty租用田地的所有人)交談的那段話。 她似乎是任何人夢想中的親切好房東。而她也有好幾段很好笑的片段,像當她說:「Patty鼓勵我把她的垃圾給我的動物時,我會先過濾一遍,因為她會扔掉其他農民會出售的東西。」 並稱讚Patty是 「蔬菜界的畢加索」。

Roger Sherman(答):
她真的很腳踏實地,很風趣,而且Patty非常保護她。她從不吝嗇。 很長一段時間,Patty只是稱她為「她的房東」。 伊莎貝拉(Isabella)從開發中的長島拯救了一塊18 英畝巨大的地。 她很可愛。

時尚高潮(問):
視覺上,你讓Patty農產品看起來像藝術品。 我喜歡你在電影中拍出Patty品嚐她自己所有產品的方式。

Roger Sherman(答):
我作為一名正宗攝影師會使拍攝農場變得有趣。 在農場,您可以品嚐黑番茄,當你摘下黑番茄並咬下一口後,卻發現裡面是綠色的。 她這樣做並不是因為愛現,單純是因為她知道它的味道會一定很好。

時尚高潮(問):
憑著自己背景是廚師,我想這能讓她可以直接在腦海裡看見農作物到盤子裡擺盤出來的樣子和味道。

Roger Sherman(答):

沒錯。而這件事也在她一邊完成訂單、一邊與廚師談論的那一幕被納入了電影。 甚至在更早之前,當她訂購更多種子嚷著:「哇,這太棒了!我知道他們可以用這些蔬菜做什麼。所以我要專門為他們挑選這些!」。 賣給廚師餐館時給了她一個非常不同的視角和某種優勢。

時尚高潮(問):
現在因為新冠肺炎疫情關係,再加上餐廳外食貴,越來越多人在家做飯,吃得更健康。 家裡下廚的人也開始需要與專業廚師一樣質量的食材

Roger Sherman(答):
Patty 有在餐廳工作並賣給廚師的經驗,所以她非常清楚她的 CSA社群支持型農業)客戶想要什麼。 她非常清楚他們想要什麼,農民需要提前考慮客戶的計劃。無論是餐館家庭Patty 都能夠為她的顧客種植Patty 可以與任何人和團體交談,她會帶著團觀光農場並幫助他們種植幼苗。

時尚高潮(問):
作為一名電影製作人,您的主題算是非常多樣化,請問您特別會被哪些故事所吸引?

Roger Sherman(答):
你在我所有的電影中真正尋找的一兩件事,無論是只是關於一個人的帕蒂Patty)這部還是「Israeli Cuisine以色列菜)」涉及到多人的那部。每當我與某人交談時,我都會去試探並發現他們真正知道什麼,關心什麼,以及他們的熱情。 我覺得總會有共識,如果這個人沒有,那就下一位。 總之,我將通過拍攝各種人物的肖像,讓觀眾了解主題是什麼,就像「Israeli cuisine以色列美食)」一樣,讓每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角色作品。 至於「Medal of Honor榮譽勳章)」這部片,我們採訪了十幾個活著的獲獎者,因為大多數獲得榮譽勳章的人都沒有在戰鬥中倖存下來。 當中有兩位得主的妻子告訴我,她們的丈夫告訴我 50 年前發生的事,這些事連她們都不知道。 所以我把故事講出來,讓人們談論平常不一定會談到的事情。

時尚高潮(問):
你讓人們在鏡頭前感到舒服。

Roger Sherman(答):
謝謝你。 我的部分風格是讓作為一個採訪對象的人感覺很舒服。 我想讓過程感覺像是我摟著你,我們一起做這件事。 我讓你感覺良好,讓你談論一些你平常不一定會說的事情。 我不是調查型的電影製作人,也不會試圖讓人們感到不舒服。 如果採訪對象不想談論某事,我若沒問題,就不會去問。 有幾次主題會變得不舒服,我會說:你想關掉相機說嗎? 很多時候他們會同意。於是我會關掉相機,然後把相機移開。 這告訴人們我可以信任。 印象中還沒有在進行談話後讓人想要停止拍攝或談論的經驗。

時尚高潮(問):
你在研究上花了多少時間和精力?

Roger Sherman(答):
這部電影我沒有需要做太多研究。但就「In Search of Israeli Cuisine尋找以色列美食)」那部,我籌集了一年半的資金。我的研究很多是關於我們可能會採訪的人,這總是一種掙扎,因為最終都會找到一些背景非常相似的人,然後必須決定誰去誰留,那就是一種掙扎。為此,我們根據地理位置做了一份一英里長的表格。對我來說,拍電影的秘訣就是能屈能伸。我每天工作 10 小時,我是製作人導演、兼攝影師、兼編劇。試圖有最好的編輯。所以我總是在拍攝,即便是在我的午休時間。如果我可以聘請製片人來完成日常工作當然是最好。我曾經拍過一部叫「The Rhythm of My Soul」關於肯塔基州鄉村音樂藍草音樂電影。我們正在穀倉裡拍攝時,製片人的父親竟出來了。他戴著巨大白牛仔帽,留著白色的小鬍子、穿著白靴,問我們是要不要一起參加馬匹拍賣會。於是那就變成了電影中一個非常好的、非常不同的場景。我拍過已經多到可以告訴你,其實拍一部好電影並不難,但是拍一部非常好的電影很難。我從來都無法預測,只能一直去想,直到觀眾看到它並在電影節上獲得讚譽之前,我永遠無法預測自己拍的影片是否是一部出眾的電影。這是一場艱難而美妙的奮鬥,我不會用任何東西來交易。

Collaborations or become one of us(邀稿、合作、或加入「時尚高潮的團隊): 賴 (Line)ID: Tinkeebellezza ( 沒有 @,“T”大寫,要傳訊息才看的到哦!) Line App ID: Tinkeebellezza ( Capital “T,” without @, please send us a message, so we don’t miss you!)  https://line.me/ti/p/Riv8JfyrwU Email: fashionecstasytv@gmail.com 電話/ WhatsApp: (+886) 958771010 追蹤&按讚 / Connect with us: FB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fashionecsta 追蹤: @FashionEcstasy ( I G、 推特) follow: FashionEcstasy (Instagram & Twitter) 還有: @Tanya.fashionecstasy (IG) @HsuTanya (Twitter) Also: @Tanya.fashionecstasy (Instagram) & @HsuTanya (Twitter) Youtube YT訂閱 /  Please subscribe to our Youtube channel: https://www.youtube.com/user/FashionEcstasydotcom?sub_confirmation=1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